阿恩•M•索伦森(Arne M. Sorenson)于美国东部时间2月15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62岁。世人所公认的成就之一是他在担任万豪家族首任外姓首席执行官期间,以130亿美元合并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Starwood Hotels and Resorts),将万豪国际发展成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

他的公司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了死亡的消息。索伦森在2019年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两周前他削减了对万豪的全职监督,以接受”更苛刻的治疗”。继任者预计将在未来两周内公布。

image.png

索伦森先生于2014年

在某些方面,索伦森先生作为万豪酒店的首席执行官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选择,万豪是一家全球酒店帝国,也是华盛顿地区最大的公司之一,在全球拥有30个品牌和约17万名员工。

他不是万豪集团的家族成员,这个家族从1927年开始领导这家公司,当时它在华盛顿西北部的一个九大便根啤酒摊起步。索伦森也没有像他的前任小万豪先生那样在酒店业待过几年、学习客房管理、客房服务和电梯维护的经验。小万豪先生从父亲手中接过大权,在贝塞斯达做了40年的首席执行官。
​加入万豪集团前,索伦森先生是华盛顿的一名律师,在1993年的一个法庭案件中代表万豪公司处理债务纠纷时,给小万豪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万豪先生说:“我第一次真正与他打交道是他帮我准备供词的那一天。由于官司涉及大量晦涩难懂的金融细节,所以阿恩先帮我理解这些细节,然后再加以解释,让它们听上去简单易懂。他能够深入浅出地解释如此复杂的事情,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案件发生3年后,索伦森先生收到了前客户的工作邀请。在与小万豪先生会谈接近尾声时,索伦森先生一字一句地说:“我会来,但不是为了当律师。”而小万豪先生对他说:”好的!“然后我也说:”好的!“

没有人再深入追问这两个好的可能意味着什么,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几乎令所有人都非常满意。

image.png

小万豪先生索伦森合影

索伦森于1996年加入万豪酒店,并负责公司并购事宜,处理一项价值10亿美元的收购万丽酒店集团(Renaissance Hotel Group)的交易。他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被任命为首席财务官,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并在 2012 年成为首席执行官。

在他的管理之下,万豪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根据数据咨询公司STR的数据,万豪客房已增长至130多万间,并领先于希尔顿全球等竞争对手。”越大越好!”索伦森在2019年对福布斯说。

万豪集团于2016年收购了喜达屋,将喜来登、威丁、W和瑞吉等酒店添加到投资组合中,该组合已经包括了一些旅游中最著名的品牌——万豪、庭院和丽思卡尔顿。索伦森称这是”万豪的变革性事件”,并说此次收购将节省2.5亿美元的年度成本。

image.png

作为扩张工作的一部分,索伦森先生在中国、南亚、非洲和加勒比地区增加了新的酒店。他还专注于建立一个忠诚计划: MARRIOTT BONVOY,并经常就政治问题发言,与其他商业领袖一起反对北卡罗来纳州法律,该法律取消了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的反歧视保护。后来,他又参与反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17年禁止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旅行禁令。

与此同时,公司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于2018年由喜达屋开始的大规模数据泄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数据泄露之一)。这次个人信息泄露事件中,黑客访问了超过500万护照号码和信用卡信息等,涉及人数超过3亿。去年(2020年)七月,英国监管机构对万豪酒店进行了1840万英镑(合2398万美元)罚款。

ICO 表示,万豪未能采取适当措施保护客户免受攻击的个人数据,攻击来源不明,直到 2018 年 9 月才被发现。

在一次电话采访中,酒店资产管理公司和咨询公司酒店首席执行官米歇尔·鲁索(MichelleRusso)表示,索伦森”不仅是万豪酒店的领导者,还是酒店业的领头羊”,并强调了他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代表酒店和旅游员工的主张,尤其是在去年3月在白宫与特朗普的一次会晤。

当月晚些时候,随着全球流感大流行加剧,索伦森发表了一份广为流传的视频公告,宣布他今年不会拿他的薪水,公司将开始向美国员工提供无薪假。

“Covid-19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对于一家有92年历史、见证了大萧条、二战和许多其他经济和全球危机的公司来说,这说明了一些问题。”。
对于一些员工和行业分析师来说,这段视频让人看着心疼,因为这是索伦森在接受癌症治疗后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在公告中还说:“由于我的新秃头造型,我们的团队对今天使用的视频有点担心。但我只想说,我的新面貌正是人们所期待的。”

image.png

阿恩·莫里斯·索伦森1958年10月13日出生于东京,他的父母是路德传教士。他7岁时全家搬到了明文的圣保罗。他的父亲传道,他的母亲是公立学校的老师。

他在爱荷华州德科拉的路德学院学习宗教,1980年获得学士学位,1983年从明尼苏达大学法学院毕业。第二年,他迎娶了露丝·克里斯滕森,她的父母在德科拉开了一家冰淇淋店,他们因为一个冰淇淋而互相倾慕。他们共育有四个孩子:阿斯特里,埃丝特,艾萨克和拉尔斯。

索伦森是注册的民主党人,他还主张LGBT权利,并反对印第安纳州提出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 他是要求完全废除北卡罗来纳州众议院第2号法案的首席执行官之一。 索伦森公开反对时任总统特朗普的13769号行政命令,该行政命令禁止来自七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旅行,因为该行政命令可能损害美国旅游业。 他还主张改善与古巴的关系,包括利用旅游业作为这一目的的战略工具。

索伦森还是微软和特奥会的董事会成员,也是布鲁金斯学会的受托人。在加入万豪国际(Marriott International)之前,他曾在莱瑟姆和沃特金斯律师事务所工作,据报道,他在接任比尔•万豪(Bill Marriott)的准备阶段击败了首席执行官之子约翰•万豪三世(John Marriott III)。

image.png

2015年,他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曾谦虚地说:“我永远不会拥有比尔•万豪(Bill Marriott)担任首席执行官时那样的名气和成就。”

5年后的今天,我们回望他对万豪集团的贡献时,发现,他执掌万豪集团的这十个年头里,万豪集团的股价涨了242%,旗下酒店从2011年的3718间到2019年底的7163间,数量几乎翻了 一倍,客房数量在2011年底是64.32万间,而截止2019年底达到了134.85万间。苏安励先生对中国市场也非常重视,在中国2020年10月初,查询到中国区一共有417家登记在册的万豪酒店(包含部分近期即将开业的酒店),而10年前中国区仅有57家万豪集团酒店。

截止到2011年底,万豪集团管理着3718家酒店,提供约643196间客房,其中自营酒店的数量仅有6家。

截止2011年11月底,万豪集团全球酒店分布

我们无法将万豪集团前三任的CEO的业绩拿来比较,但是苏安励先生对万豪集团所做的重大贡献极具里程碑意义,其名号也将永载万豪的史册。